book11.jpg (25333 bytes)

簡介

一個結了婚的男人曾說:「在兩人世界裡,我感到更深沈的寂寞。」也有人說:「愛情如同一股洪流,一群人站在岸邊,不敢縱身而入,怕被洪流所捲,但人卻在其中載浮載沈。」

但,褚士瑩卻說:「愛情其實是一種運動,要像個孩子般天真地揮汗,也要像個成人般咬牙忍痛!」

在這本”愛琴海游泳”中,褚士瑩便「運動」那支擅泳的筆,寫出曖昧不明的三角關係、深沈寂寞的兩人世界,和喃喃自語的暗戀情結....。全書以漫畫為開場白,以軀體作佈景道具,為您搬演出一齣齣情慾與肉體交相起伏的愛情劇碼!

 

部份內容: 

寫作是一種運動

很多人想過很多種比喻,來形容寫作這回事

其實大部分的譬喻都很無聊,一定要想個有趣的,才會顯得這本小說的作者不大一樣。---要知道,很多人是站在書店翻翻序,才決定要不要買書的。

把寫作比作打水球,應該是很罕見的罷?

雖然同樣在水裡,然而水球跟水中芭蕾、跳水、游泳很不同,規則基本上甚至比較像足球(只要把手的部分想像成腳便可),分邊比賽,以單手控球,踩水控球,球員大部分的時間都在水面上,表面上沒有明顯的動作,但是水下的身體卻每一秒鐘都在動,不然就會沈下去。就像同樣是拿筆寫字,寫小說跟寫考卷、罰抄書、填問卷就完全不同,它跟運動競賽反而比較類似(只要把稿紙或電腦螢幕想像成競技場),只要這樣一想,事情就變得很明顯了。

這是種人跟人的對抗,用很微妙的技術。

反身射球。用腳勾球。高級動作。

大部分的對抗性運動比賽,都需要節奏感。寫作亦然。

交叉進攻。阻擋。潛水。

多打。當對方有人判出場,控球權在己方。通常是一對一防守,球不能漏接,平白給對方機會。就像前足球金童馬拉度那,被譽為”上帝的腳”一樣,水球球員有一雙”上帝的手”,同樣是因為瞬間動作的力度,甚至假相,造成的美。文字波濤裡的各種假動作。

南斯拉夫。匈牙利。水球最強悍的隊伍。這有點難。但是想像自己是強手,或終有一天會成為強手,則人人皆可。

水球永遠不會取代籃球、美式足球或是棒球在人們心目中的地位,一如小說。

水球選手永遠不像足球明星、跳水金牌般受到前呼後擁,小說家也不會。

但是水球運動員仍然打水球。但是小說家仍然寫小說。

假裝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。這比較重要。

總是在池畔(或是書店的架子旁邊),會有那麼一些偷偷摸摸的觀眾,假裝不經意地翹首盼望。他們對誰是誰,誰的肌力特強,誰的球路獨特,誰專出爛球,誰混水摸魚,其實非常清楚,只是不大說話,因為總是會有更大聲音淹沒他們。在半夜,他們突然醒來,睜大眼睛,摸黑看沒有什麼收視率的賽程轉播(或是一本若在白天閱讀,就會受到許多干擾的書),微笑,或者是皺眉。

運動員有時候會在電視上唱歌,出寫真集,賣治跌打損傷的軟膏,在服飾廣告上搔首弄姿。小說家有時候也會把臉印成海報,跟海苔飯糰一起陳列於便利商店的入口,在大飯店開像歌友會的新書發表會,或是組成員孱弱的壘球隊,但是你們不要覺得悲傷,這才是成人的真實世界。

大家都很快樂,只要有任何一點點小的進展。因為fan都知道,水球其實不會消失在運動場上,正如小說永遠不會消失在印刷工場裡。

總是會有一些人。在這裡。在那裡。

總是會有一些新的成績。這樣。那樣。

水球運動員不記得過去這一年裡,共有幾場比賽,上過幾篇報紙,贏了幾場輸了幾場,進攻幾次,阻擋幾次,球速若干,或者一共打爛多少球,但卻清楚地記得,那種汗水從皮膚表面直接擴散散溶入池裡,又熱又冰涼的感覺。

運動經驗。運動哲學。運動美學。美是一種姿勢的比較。

小說家永遠不曉得自己的書究竟賣出多少本,見過幾個編輯,收到多少張劃線支票,用罄多少支墨水管,接受過幾次人物專訪,或寫過幾篇完全不適合結集又不得不寫的短稿。但是記得很清楚,認真打上最後一個句點時,那種接近虛脫的快感。

現在你們知道寫作是很像水球的一種運動了。準備好了嗎?開始看小說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