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ook12.jpg (17396 bytes)

簡介

    這是被設計成一本提供”亂讀”的乾燥小說。隨時從任何一頁讀起,都可以是獨立的全新開始,在沙漠、港口、酒肆、戰場的各種場景中陳述成近兩百篇的微型小說,當然也可順序讀來,如同我們所熟稔的長篇小說遊戲規則。請便。”裸魚”存在的原因,是由於沒有人對戰爭有適切的了解,不是太多便是過乏,形同對草藥、風濕症、香水、春藥、愛滋病和生育的秘方。無論是思鄉的外地人、幫派教父、知識分子、黑市小販、左派分子、舊市區的黑衣婦女、回教極端分子、皮條客,都在不確定和恐懼中變得焦躁,如同天災來臨前動物反常雜杳;戰場會在甚麼地方?是精神療養院或是思想犯的牢籠?降下的若不是雨水而是焦黑的屍塊又如何?今天離開的人能不能歡樂地預知明日活著找回來時路?可不可能像在酒吧,幾個男人交換一下笑話,就把生活魔難化成有觀眾在場的遊戲?吞食過多的心靈,”裸魚”就是這一個飽嗝。

部份內容:

小宇宙

  城市的貴婦人到春天的鄉間花田中踏青,出乎意料降下一陣太陽雨,吸漲前一個冬天雪水的軟泥,瞬間化成四濺惱人的爛漿,倉皇躲雨的貴婦人顧不得優雅的姿儀,提著昂貴的裙裳花邊、挽著小巧的野餐籃子跑開,匆忙中卻遺落綴了長長粉緞帶的寬邊草帽。直到雨停的時候,遭到遺棄的帽子已經瓢滿泥水。過了兩三天,蝌蚪、孑孓和種種不知名的小蟲子,在這個沈澱的小水塘開始掀動起來,一時間欣欣向榮。可惜好景終究不長,太陽把這一點點水漸漸收回去,越來越多的生物突然意識到來自對方在生存空間的擁擠和競爭,於是開始互相吃食來減少數量,無情的戰爭在帽蓋的最後一滴水被曬乾之前才結束,但是直到最後一秒鐘,還沒有任何一個生物發覺世界不斷縮小乾涸的事實。

※※※      ※※※      ※※※

世界還是頗美好

兩人捧腹狂笑一陣,好不容易沈寂下來,都還在微笑著。可能是方才談話太過熱烈,一時間反而不知說什麼好。

「真好,世界還是很多美好的事情。沿途受到許多照顧,遇見送我兩顆紅蘋果的新婚夫婦;雨夜同情地捧來兩個包子的老太太;借睡在農舍時自籬笆縫偷偷遁番茄給我止渴的長工.....都是好人。」

阿杜微微一晒,兩人都沒有多說話。

靜下纔發覺四周已經不知不覺來了幾桌客人,還有好些陸續在門邊正要進來,今晚酒吧中地氣氛似乎意外熱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