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ook13.jpg (23796 bytes)

簡介

不安定,才是他的安定。不斷地變,才是他的不變。迎向挑戰,才是他最大的挑戰。他是褚士瑩,一個耐人尋味的旅者。旅行,於他而言,不是為了去流浪,而是去與另一個國度的人,一同呼吸、一同生活,讓整個世界行過他的腳下。

在埃及這個擁有無盡陽光和充分悠閒的國度中,找到自已的落腳處。他吃羊腦、抽水煙、騎駱駝、喝砂末茶、打沙漠電話、看木乃伊、和神秘的都因女人打道...

褚士瑩總是以自己獨特的方式旅行著,不是為了片刻的停留,不是追求剎那的光華,而是在於與異國文化的溝通,以及和當地人的交接。而年輕人那種勇往直前、真誠率性的青春權柄,也在他的筆墨與汗水中發揮得淋漓盡致,令人嚮往!

部分內容: 

沙漠電話

努威巴所謂的”電信局”,竟只是一間空曠的小房間,有個當地女人帶著孩子,守著一支黑色的撥盤式電話,這就是全部了

我考慮再三,才鼓起勇氣推開吱嘎的老木門。在這個西奈半島沙漠中的小村落,想必這裡是我唯一找到對外通訊設備的地方了罷。

小男孩整個人在櫃台上趴著,以換取一絲清涼,見到有個奇妙的外國人來到,忍不住興奮地直嚷著:「哈囉!哈囉!哈囉!」

午後的陽光透過灰塵堆積得太厚的玻璃,只能衰弱地在木質地板上稍稍打出些影子,時光在這裡變得安靜而陳舊,緩緩而美好,並且乾燥。

「我要打電話到開羅。」我試著用最簡潔的手勢表達這樣的意思。

「開羅?號碼?」女人也比手劃腳起來。

「航空公司,號碼,不知道。」我開始後悔沒有在開羅事先確認我下一段旅程的機票了。

OK,她無所謂地說,順手撂起了老電話,四處撥起電話來

我想到旅途當中時常看到的地方郵局,大多是男用女用分開的,這似乎滿符合阿拉伯世界的精神,但更有趣的是,女性的郵件總會得到優先處理,莫約是不願意她們在公眾場合露面太久吧。

至於電話,則昃一場夢魘。雖然近年來埃及政府一直努力讓公用電話變得普及,但是離”打得通”這個目標還有漫長的距離,如果想撥國際電話,那就更非大都市的高級大飯店不可了。

一般的公共電話上方有個放十皮耶斯特硬幣的小圓孔,接通後必須按通話鈕,對方才能聽到你的聲音,這點倒是與台灣店家的公用電話很類似。然而,要發現這種電話的機率,可能比走在路上遇到遊擊隊的可能性還低,因此,在像努威巴這種小村莊,能找到一支有人看守的電話機,已經是喜出望外了。

努威巴女人輾轉向電話吼了幾聲,將好像快解體的話筒交到我手上,話筒彼端的確是有一點點什麼人在說話的聲音,但是完全聽不出是男是女,用什麼語言,在什麼地方,我只好一廂情願地將我的姓名和機票編號大聲朗讀了一遍,等靜下來時,話筒邊已經雀然無聲,我悻悻掛上電話,對著女人說:「嗯,打完了。」

女人露出同情的眼神,將她手邊查出來的幾個電話號碼,緩慢而無法確定似的,從阿拉伯文翻譯成阿拉伯數字後交給我:「你還需要這電話號碼的。」

我看了看手上的紙條,三支電話分別有六個字、七個字跟八個字,其中至少有兩支是錯誤的罷,或許全都是錯的也說不定,但是沒有關係,反正就算打通了,也不見得聽得見,頂多雙方一陣吼叫之後掛下電話,卻和什麼都沒說沒什麼兩樣。

「哈囉!哈囉!哈囉!」

那小男孩還不肯死心,拚命朝我叫著,中氣十足的樣子。

「我請他,喝,柳丁汁,好嗎?」我對著努威巴女人,一個字一個字地慢慢說。

「嗯,算了。」我牽著小男孩的手,對著自己說。再度走入努威巴午後的沙漠艷陽,讓人完全忘記電話的事情,只想喝一整加侖的柳丁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