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ook18.jpg (19578 bytes)

簡介

褚士瑩,給予旅行一個全新的視野,為想要去旅行,或正要去旅行的人開一扇美麗的窗。從他的定格中,我們看到不一樣的世界,絕對的精采,不會失焦。褚士瑩這之要鼓舞走不動的人或走太遠的人,覺得旅行太難或旅行太浪費的人,都能有出去玩的單純念頭,並因此而快樂成長。如果你想要玩出自己的風格,這絕對是一本幫助你建立旅行自覺意識的深度旅遊玩定手冊。讓你在整裝出發前,提升旅行EQ與IQ,例如:如何選擇不同的交通工具,體驗不同的樂趣、好玩又便直的趣味住宿、遇到緊急情況的自救法、如何延伸味覺讓感官跟著旅行、各大城市購買指南索引,血拼到最高點,從褚士瑩豐富而充滿智慧的旅行經驗中,讓你對這個世界,有更甚於行前說明會的深刻理解,並跟著他的智慧增加旅行的種種豐富可能性。原來,於旅行也可以是這樣的。走吧!趁著年輕去旅行。

部份內容:

自序    旅人出發書

我想起旅程中遇見的一個男人。在印度的火車上遇見他的時候,是汗水淋漓的野蠻夏天。

「誠實的說來,我不曉得修剪行道樹的人也旅行。」我(不止有點粗魯的)說。

「為什麼不行呢?」他甩著嬉皮式過長的頭髮,毫不在意。「一整個春天,我沿著華盛頓市的每條大道,努力修剪每棵過度生長的樹,夏天秋天就算任由它們蔓延,也很好看。到了冬天,葉子掉光,自然也沒有我的事。所以每年春天結束,我就開始旅行,直到隔年春天來臨。」

「真是讓人羨慕的生活啊。」我衷心稱讚。

我想,是人生該有些改變的時候了。

說得太多,做得太少。很多人都知道有關龍蝦熱量及膽固醇的數字,卻不曉得如何在秋天烹調和欣賞龍蝦的美味。

我們被自己建造的文明困住,蹲在柵欄背後,變成一頭不會行走的獸。

獸就該有獸的樣子。獸是我們。獸在我們的心裡,催促著我們再跑、冒險、體驗、吼叫、追尋倦極後倒地而眠的暢快。

這跟我們變成旅行者有著很大的關係。

旅行者以各式各樣的面目生活在地球上,可能是報社記者、大學教授、哲學家、作家,也可以是學生、政客、扒手、僧侶、水手、單幫客,或是考古學家、廠商採購代表、馬戲團員、影藝歌星、行道樹修剪工人,他們可以擁有任何頭銜,除了「旅行家」。

「旅行家」在我心目中,是一種比起現實,更像是哲學家夢想般的崇高名詞,不容褻瀆,也不能當工作或行業寫在身分證背面。所以自稱「旅行者」或「旅人」,至少可以讓我們記得自己在世界上的位置。

旅行本身就應該是某種形上學,光是為了「出發」一字,就可以寫上一整本專書,草率自待旅行深度與厚度的人,就像糟蹋了好杯子的壞咖啡、將鮮魚拿來油炸的笨廚師,或是餵豬吃珍珠。

因為這樣,我努力寫了這一本有關「出發」的旅行書,讓走不動的人/走太遠的人,貪戀理論的人/生活的激進實踐派,對旅行憂心忡忡的人/毫不在意的人,或是覺得旅行太難的人/覺得旅行太膚淺的人,都能有「我們一起玩」的單純念頭,跟孩子一樣慷慨、愉快,而且立下「以後長大要當旅行家」的願望。

豈不好。

所以,看完了書就走吧,走得遠遠的,看在好天氣的份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