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ook19.jpg (24790 bytes)

簡介

為了清楚發表男人的愛情語言,褚士瑩要首開先例,發起新愛情運動了!他號召所有還沒愛、想愛不敢愛,或正在戀愛的人,一起加入,大膽地玩玩新世代的戀愛遊戲規則。

他的新愛情守則包括:※不要觸犯愛情裡的44大禁忌 ※送T恤給情人是最合適的禮物 ※千萬不要一起看流雜誌,否則....※酸爵士(Acid Jazz)是最適合兩人一起聽的音樂 ※跟著他一起到舊情人博物館深度旅遊

如果你不想談一場遜遜的戀愛,不要赴一次史上最爛的約會,不願寂寞到上網路交友,就請你好好研究褚士瑩認真又好玩的戀愛哲學。本書有許許令人發噱的反諷與發想,會讓你知道,什麼樣的情人,才是最有品味的好情人

部份內容: 

建立愛情新地標

每一對戀人都有一個叫做”老地方”的見面地點,這個老地方並不需要真的很老,只是覺得愛情是在這裡出發的,所以想要次次從原點開始。

這就是愛情的地標。

地標可以是棟建築物、一個站牌、一個路口,或是一片廣埸、一座公園,不需要高大雄偉,但是要適合浪漫發生的種種可能,才算是為愛情到一個好的地標,讓回憶盡情地去填海造地。

說說我喜歡的老地方。

一棟有著大理石牆壁的建築是好的,因為小情人在這裡,學著以背面貼靠在黃色的石牆上擁抱,無視來來往往的眼光,冷冰光滑的石頭讓肩膀和胳肢膊起了冷顫,正面卻因著情人身體的溫暖而流著汗,小小的勇敢和冷熱交雜的感覺,一如愛情的真正滋味。

一座體育場也是好的。沒有排賽程的黃昏,只有幾個球員在練習接投,還有小腿肚綁著沙袋的體育學校學生,在看台的樓梯上下練跑,除了先來的一方被夕陽拉成長長的影子,沒有其他的人了。在球場看台碰面,兩個人好像又回到了放學後在操場邊約會的年少歲月,失去了對年齡和現實的顧忌。一間冷僻的圖書館也是好的。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。有個從台灣來的、靦腆的博士班男孩,嚴肅而拘謹,從來沒有有交過任何一個女朋友,卻在英國劍橋大學的史藏資料室(rare books room)找到了真愛,一個香港來的女孩。他們從此都在這間圖書館裡見面,這間全部莫典藏著十八世紀以前古籍的房子,成了他們兩名副其實的”老地方”。

忙得不可開交的十字路口也好。東京新宿的東口,大概是人類有史以來最繁忙的交叉點,在馬路的四個角落,一天二十四小時,無時無刻總有無數人在這裡等待戀人在人海中浮現。

很多人找到那張獨一無二的臉龐,心中放下一塊大石頭;也有很多人心碎,從來沒有等到過那身應該出現的蹤影。這些同樣在等人的人,雖不相識,卻有一點默契,站在路口引頸盼望的同時,不僅有了同仇敵愾的豪氣,誰先等到了人先走,也都會得到其他人祝福與羨慕的目光。

或許,約好在某家唱片行的頂樓,賣古典音樂的那一層。顧客永遠稀稀疏疏,焦慮等等的心,可以因為威瓦第的歌劇”Nulla   in  mundo  pax”,而得到十二分鐘又十秒的寧靜。

並同向電影”鋼琴師”借用,成為自己鍾愛的主題曲。十二分過十秒後,如果對方還沒有出現,就請唱片行經理再重播一遍,三次若是還不來,我想便是該自己離開的時候了。

老地方像是一種諾言,要鱒魚逆流回到出生的大海;老地方像是一陣風,將植物的種子吹到苦苦等待的泥土裡;老地方是兒時成長的睡房,長大後何時回去都有同樣熟悉與安全。

即使有一天,戀人分手了,各自東西漂流了一陣,決定再見彼此一面之時,也總要約在老地方,好像某種儀式,象徵對彼此的釋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