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ook24.jpg (20716 bytes)

簡介

當一名讓整個世界為了你而存的旅行者,有載你到天涯海角的交通工具,有替你扛行李的飯店腳佚,有游泳池畔由服務生端來有鳳梨的椰子汁,把一切煩惱都拋掉,哇!這是件多美妙的事啊。

想想看,就到熱情嘉年華的巴西去吧!美味的窯烤、香醇的甘蔗、黏巴達的勁舞...說不定還可以到里約或熱內盧報名森巴舞學校或足球學校,開始追尋人生的新方向呢!

即使不去巴西,那去印度也行啊,不是嗎?旅行,具有一股懾人的吸引力,這也就是為什麼在一種不可預知的前提下,卻還是不斷有人想盡辦法打包上路,完完全全將自己投身於冒險的快感當中。

部分內容:  

海上的桃花源

馬紹爾的海水很溫暖,通常比空氣還暖上攝氏一兩度,所以想”跳進水裡清涼一下”的想法不是很切實際,但是你可以靜候黃昏的到來,讓夜風將白晝的酷熱一口氣帶走十五攝氏度,整個人頓時神清氣爽起來,並且理解到大自然之所以為大自然自有顛仆不破之處;就像馬紹爾航空即使再怎麼努力在二十六個島嶼間巡迴,也無法涵蓋剩下的一千一百一十九座,但是海洋能承載的就是數不清的船,海運公司、政府的四艘平底船、遊輪、漁船、小艇,將無數零碎的陸地連成一片,有如在水上行走

在如此分散的群島思索現代科技,是另一件讓人感恩的經驗。馬侏羅島及艾貝葉島上有一天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的電話服務,完全要拜衛星科技之賜。清澈的淡水供應是另一樣,太陽能的使用又是一樣,如果不是文明科技,汪洋中的小島將永遠與世界脫離,而被主流世界遺忘。

無論是在馬侏羅還是艾貝葉,旅館雖小卻現代,海濱小屋跟小旅社共同為馬紹爾創造出三百個房間,比起動輒三四千個房間的大都市五星級飯店固然寒酸,卻是尋求靜謐的旅行者久覓不得的天堂。政府預估在一兩年內將旅館房間數增加到四百間上限,這數字比起我們常掛在口中的大計畫,實在不能相提並論,可是知足、適可而止正是這島山人民個性的反映。

在這群島傳統中,有個顏色是最重要的:白色、橘色和藍色。藍色毋庸置疑的是海洋,白色象徵和平,橘色則是代表勇敢,馬紹爾國旗便也是由這三種顏色組成的。

傳統世襲階級制度並沒有因為引進西方宗教及政治制度而瓦解,每個部落仍分為酋長、長老及勞動者三個階層,呈金字塔形分布,長老及酋長仍然受到極大尊敬,除了象徵威嚴的銀手杖外,對於島民的照顧及權益的爭取,才是讓人心悅臣服的主因,當年為了核子試爆而達成的遷島決議,便是美軍與酋長、長老溝通成功才達成的,即使到今日的國會,外資開發案的同意否決,都還依循著階級系統,透過現代民主形式完成,貴族階級展現出來的仁民愛物,讓他們所到之處都成為注意力的焦點,而觀光客也要入境問俗,能被長老邀在村口椰樹下的長板凳削顆飽滿椰子喝,閒適但不失恭敬地聊上幾分鐘的話,等於拿到一張自由通行的良民證,走在路上都會有陌生人問候致意,這種傳統將馬紹爾人緊緊結合在一起,不在乎外界如何改變,真有如桃花源了。

馬紹爾島數雖多,有人居住的島上卻自然形成一種規律,大致上分為左右兩半,彼此平行,在東邊的稱為Ratak,就是”日出組”的意思,靠西的部分則就是Ratik,意思是”日落組”,僅僅從這樣的起名,就可以想見馬紹爾人與大自然貼近和浪漫的程度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