簡介

旅行有一千個理由,前九百九十九個都是由於無知--我不只一次這樣想。
基於這個認識,我們到紅場上列寧墓前看每個鐘頭衛兵交接,驚起許多白色的鴿群;或是沿著河散步至高爾基公園街角買一杯啤酒;週末搭火車到附近的森林划小平底船;下雨後,去阿巴特街買軍用品、詩集、咖啡和李小龍的海報,晚上搭地下鐵排隊吃麥當勞漢堡。生活因為平凡而變得分外處處動人,也提醒著我們學習用謙虛的姿勢站立,在莫斯科、在台北、在那裡、在這裡,時時可以望見太陽照映著生命,落成心靈的綠蔭,如此溫柔敦厚。

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褚士瑩

部份內容
不完整的地圖

”給你吧!”那日本人從背包掏出一本地圖

”你不用了嗎?”我問。

”留著只是增加行李的重量而己。”他說完,揮揮手走了。

的確,一個連姓名也不肯留的旅人,走得必然比我輕易。這個不知名的日本人,連行囊都比我的小得多,食物也好、衣服也好,幾乎什麼都沒有帶,只是在路邊讓人畫的一幅速寫捲在睡袋旁邊,單身旅行,有著愉快的樣子。

”旅行,一個人是最好的。”他說。

”即使兩週、三週沒有人可以交談也沒有關係嗎?”我看著他邋遢的穿著,許久未刮的鬍子,以及凌亂、沒有梳整的頭髮,好奇地問。

”不覺得有怎樣。”他聳聳肩。

..........

他攤開行程表,從莫斯科到聖彼得堡,再從華沙到柏林,最後從法蘭克福回日本,全程都搭火車,每結束一段旅程,資料就順手交給需要的人-- 一個像我這樣對目的地一無所知的傻傢伙。

手上握了一份地圖,心裡就踏實不少,原本的不安恐懼,似乎因為終於知道這個國家的位置、形狀而煙消雲散。我們在火車站月台相遇,又匆匆各自搭著不方向的火車離開,卻在幾分鐘的交談中留下極為動人的姿態。

.............

我小心翼翼地爬下山丘,往海的方向奔去,沿路沒有看到一個人,我能一路笑,哼著不成調的歌,旅行一旦失去了這樣的自在,執著於地圖的線條,大概就像在高速公路上常常可以見到在奔馳的運畜車裡面的豬一樣,即使看到難得的景色也無法欣賞吧!

我猛然想起在火車站相遇的日本人說過的話。當我看到他的行李那樣少,曾經問他:

「你旅行時重要的一件行李是什麼?」不是睡袋,不是護照,不是錢,更不是地圖。

「是GOOD  MOOD」是好心情,他表情神祕地說。

當時不懂,聽過以後很快便忘記,這時忽然想起,才知道他說的不假。要不是好心情,怎麼能夠那樣邋遢,還那樣快樂,地圖當然可以不要,因為真正的地圖早已經在心裡面了,我不過比他晚發覺這個道理罷了。

當下一站旅程來到,我會在火車站尋一張最焦急的臉孔,給他這張不完整的地圖,因為稍後他的疑慮也會像我一樣消失,重新整理行李,丟棄許多其實不怎麼必需的必需品,輕鬆地帶著好心情上路。

「給你吧!」我會好心地從背包掏出地圖來。

「你真的不用了嗎?」焦急的旅行者一定會興奮地間。

「留著只是增加行李的重量而已。」我說完,揮揮手就走,保證連名字都不留。